宿云门寺阁

编辑:而今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20-01-21 07:38:55
编辑 锁定
《宿云门寺阁》是唐代文学家孙逖夜宿在云门寺时创作的一首五律。此诗以浪漫的笔调写出诗人夜宿云门寺的感受。首联勾勒出云门寺的一幅远景,点出云门寺的所在,并写出其环境氛围;颔联写诗人到达宿处后凭窗远眺的景象;颈联两句,紧承“悬灯”和“卷幔”,写卧床环顾时所见;尾联写入梦后的情景。全诗章法严谨,从时间上看,依次叙述赴寺、入阁、睡下、入梦;从空间上看,先从远处写全景,再从阁内写外景,最后写阁内所见,由实境写到虚境,全力衬托寺院的高古,结构上颇见匠心。
作品名称
宿云门寺阁
创作年代
盛唐
作品出处
全唐诗
文学体裁
五言律诗
作    者
孙逖

宿云门寺阁作品原文

编辑
宿云门寺阁
香阁东山下,烟花象外幽
悬灯千嶂夕,卷幔五湖秋
画壁馀鸿雁,纱窗宿斗牛
更疑天路近,梦与白云游。[1] 

宿云门寺阁注释译文

编辑

宿云门寺阁词句注释

⑴云门寺:在会稽(今浙江省绍兴县)境内的云门山(又名东山)上,始建于晋安帝时。云门寺阁:指云门寺内的阁楼。
⑵香阁:指香烟缭绕的寺中阁楼。即云门寺阁,诗人夜宿之处。东山:云门山的别名。
⑶象外:犹物外,物象之外。晋孙绰游天台山赋》:“散以象外之说,畅以无生之篇。”
⑷千嶂(zhàng):千山、群山。嶂:像屏障一样陡峭的山峰。
⑸卷(juǎn)幔(màn):卷起帐幕或帘子。五湖:太湖的别名。《文选·郭璞江赋〉》:“注五湖以漫漭,灌三江而漰沛。” 李善注引张勃《吴录》:“五湖者,太湖之别名也。”
⑹画壁:绘有图画的墙壁。北周庾信《登州中新阁》诗:“龙来随画壁,凤起逐吹簧。”馀:留存。一作“飞”。
⑺纱窗:糊有细密纱网的窗子。斗(dǒu)牛:指斗星宿和牛星宿,泛指天空中的星群。北周庾信哀江南赋》:“路已分于湘汉,星犹看于斗牛。”此处形容云门寺之高。
⑻天路:天上的路,通天的路。汉张衡西京赋》:“美往昔之松乔,要羡门乎天路。”[2] 

宿云门寺阁白话译文

云门寺坐落在东山脚下,山花在暮色中格外清幽。
悬灯见夕阳中千峰矗立,卷起帘幔想五湖的清秋。
古老壁画上只剩鸿雁在,纱窗上点缀着星宿斗牛。
怀疑地势高峻天路已近,在梦中和白云一起遨游。[2] 

宿云门寺阁创作背景

编辑
云门寺是一个隐居之地。梁代处士何胤、唐代名僧智永等都在寺里栖隐过。从杜甫诗“若耶溪,云门寺,吾独何为在泥滓?青鞋布袜从此始”(《奉先刘少府新画山水障歌》来看,此寺是盛唐时期一个有名的隐居之地。盛唐文儒孙逖曾夜宿此寺,此诗即为诗人在旅途中夜宿寺阁有感而作,其具体作年未详。[2]  [3] 

宿云门寺阁作品鉴赏

编辑

宿云门寺阁整体赏析

此诗一、二句以写意的笔法,勾勒出云门寺的一幅远景。首句点出云门寺的所在,次句写出寺的环境氛围。“香阁”二字,切合佛寺常年供香的特点。寺阁坐落在东山下,那儿地势高,云雾缭绕。时近傍晚,山花笼上了一层苍茫的暮色,似在烟霭之中。用“象外”去形容“幽”,是说其幽无比,超尘拔俗。一座幽静的佛寺便在邈远天际淡淡化出。两句于写景之中兼寓叙事:云门寺尚在远方,诗人此时还在投宿途中。
三、四句所写,是到达宿处后凭窗远眺的景象。这两句对偶工稳,内蕴深厚,堪称是篇中的警策。“悬灯”、“卷幔”正是入夜时初到宿处的情状:点燃宿处油灯,卷起久垂的帷帘,观赏起窗外的夜色。诗人借悬灯写出夜色中壁立的千嶂,借卷幔写出想象中所见浩淼的太湖。山与水对比,纵与横映衬,意境极为优美。其实,在茫茫夜色中,纵然卷起窗帘或借助于所悬之灯,也是看不到千嶂奇景和五湖秋色的,这纯属想象之辞。诗人不为夜幕和斗室所限,而能逸兴遄飞,放笔天地,写出如此壮美的诗句,显示了诗人宽阔的胸怀。而且,这两句诗并非泛泛的写景抒情之笔。诗人以“悬灯”、“卷幔”表示投宿,又以“秋”与“夕”点出节令与时间,并以“千嶂”、“五湖”的高远气象表明所宿处的云门山寺的势派。
五、六两句,紧承“悬灯”和“卷幔”,写卧床环顾时所见。可见这时诗人已经睡下,但一时还未成眠,便游目室内与窗外:墙上,因为年深日久,壁画的大部分已经剥落,只见到尚剩下的大雁;天空,闪烁的群星像是镶嵌在窗户上那样临近。画壁黯淡,足见佛寺之古老,正与诗人此时睡意昏昏的状态相接近;群星在窗口闪烁,像是引诱着诗人进入梦乡。两句分别写出云门寺“高”与“古”的特色。
最后两句写入梦后的情景。终于,诗人坠入了沉沉的梦乡:“更疑”句直承“纱窗”句,因有斗牛临窗的情景,才引出云门寺地势高峻、犹如与天相近的联想,因而在夜间竟做起驾着白云凌空遨游的梦来。“疑”字用疑似的口气将似有若无的境界说出,朦胧恍惚,真有梦境之感。
全诗八句,紧扣诗题,丝丝入扣,密合无间。诗人以时间为线索,依次叙述赴寺、入阁、睡下、入梦,写足“宿”字。又以空间为序,先从远处写全景,再从阁内写外景,最后写阁内所见;由远而近,由外而内,环环相衔,首尾圆合,写尽云门寺的“高”与“古”。艺术结构上颇见匠心,体现了诗人从“无我之境”到“有我之境”的审美追求。[3] 

宿云门寺阁名家点评

明代凌宏宪《唐诗广选》:谢茂秦曰:“悬灯”二句与“窗中三楚尽,林外九江乎”立意造句皆同,总描写高意。
明代李攀龙、清代叶羲昂《唐诗直解》:多写高意。
明末唐汝询《唐诗解》:次联语壮,结语超。幽花,物之嘉也。千嶂五湖,眺之迥也。壁余鸿雁,寺之古也。窗宿斗牛,阁之高也。因阁之高,故思梦与云游。
明末周珽《唐诗选脉会通评林》:周明翊曰:次句缥渺,三四远兴,妙。李东阳曰:情兴高逸。与《登蒋山开善寺》诗可以并观。
明末清初黄生《唐诗摘钞》:写景欲阔大,初唐景语无出三、四二句之上。通篇形容寺阁之高,却不露“高”字,笔意可想。
清代宋宗元网师园唐诗笺》:句聱(“悬灯”二句下)。
明末清初王夫之《唐诗评选》:刻炼深奇,束结完奸,虽于人为脍炙,而知味者不百一也。三、四为高阁夕景,曲写三毛。“画壁余鸿雁”拾景入神。疑者未梦,不必梦也,而因以生梦,语虽玄寥,自有来去;无来去而玄寥者,为狂而已。
近代王文濡《唐诗评注读本》:从登阁直起,以下就阁中近视远眺,俯视仰瞻,总以形容阁之高古。字字贴切,绝无泛语。
近代高步瀛唐宋诗举要》:吴曰:句句精湛,乃盛唐炼句之法。[4] 

宿云门寺阁作者简介

编辑
孙逖(696~761),唐朝大臣、诗人、史学家。河南﹙今河南省洛阳县﹚人。天资聪敏,自幼能文。十五岁时,雍州长史崔日用令其作赋,孙逖挥笔成文,理趣不凡,崔日用见之惊叹。孙逖因而受到推举,唐玄宗亲至洛阳城门相见,深得器重,历任中书舍人、典诏诰、刑部侍郎、太子左庶子、少詹事等官职。卒赠尚书右仆射。《全唐诗》录其诗一卷。[5] 
参考资料
  • 1.    彭定求 等.全唐诗(上).上海:上海古籍出版社,1986:275
  • 2.    张国举.唐诗精华注译评.长春:长春出版社,2010:210-211
  • 3.    陈志明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371-372
  • 4.    宿云门寺阁(唐·孙逖)  .搜韵网[引用日期2015-07-15]
  • 5.    程千帆 等.唐诗鉴赏辞典.上海:上海辞书出版社,1983:1402
词条标签:
景点 文学作品 文学 历史